当前位置: 下港新闻  综合   「布加迪赌场线上娱乐」我来分享一下在校实习的那些事。
「布加迪赌场线上娱乐」我来分享一下在校实习的那些事。
发布日期:2020-01-11 16:36:08 阅读次数:2035

「布加迪赌场线上娱乐」我来分享一下在校实习的那些事。

布加迪赌场线上娱乐,楼主是16年6月毕业的,现在刚满22岁,湖南人,现居绿城南宁,喜欢早起,从不睡午觉,酷爱电音和各类型电影,对文学有着自己的见解。写下自己的故事,或许你们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2015年12月,即将毕业的我去了更加无亲无故的广西钦州港参加实习,这一切来的很快,家人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很支持我,但是我却义无反顾:男人嘛,不多出去看看,怎么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一起去实习的有10个同校同学,去了之后行政的x跟我们说,实习3个月,没工资,一个月一个部门,包食宿。其实来之前很多同学就是因为实习没工资而望之却步,所以至少当时我觉得来这的10个人是真的想学点东西的。第一次大会结束后,我第一个实习的部门选择了自己最爱也是从小就想做的部门——进出口部。简而言之就是外贸业务员,那段时间很充实,很还没去实习或者实习不愉快的同学说的时候都有自豪感,就像p经理说的,如果以后你干的不是自己喜欢的工作,你就会看死那个工资而不会从中获得激情。这句话是上次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他说的,我现在还记得

我开始很努力的练习英语,看公司以前做过的单据,不懂就问,p(进出口的经理,算老二)人很好,很耐心的教我们,我个人觉得老鸟对于新鸟应该在专业知识的基础上更多的给我们一些少走弯路的经验和有用的建议,这一点p做的很好,除了客户资源不分享其他的只要我问基本上都给我了。那段时间真的很充实,有一次客户要求我发电话给他,我当时有点虚,于是截图请求p帮助,p微笑着要我发,到了最后我还是没发,因为工资都不给,电话费更不会报销了。p拿了一批胶合板(polywood)给我做,让我上网去查产品知识,我当时心里有疑问但是还是一头扎到百度谷歌里去了。这样有点辛苦但是很充实过了一个多月,单子跟到一半,却要求换部门了,有一天晚上喝酒借着酒意我问p:现在换岗了,但是实习完了我能留在进出口么?他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不能,你太着急想看到结果了,太急功近利了。我不得不感叹实在是旁观者清,这句话我当时没怎么在意,但是现在的我才懂得,正是自己太年轻太心急,才为后面发生的一切埋下了伏笔。

公司制度还是要遵守,我去了j所带领的物流部,我们说是物流仓储,但是重点以及大部分业务还是在保税仓储这一块,包括之前的进出口,我们自主进出口是很少的,大部分都是代理,我开始慢慢了解到这个公司的实质,我开始跑现场,开始跟进货车出入库,开始学做核放,去海关跟进出入库申请,过磅,以及去集装箱码头拉业务,唯独不让男生接触的,就是结算部门了(我一直很想去学),去之前p对我说物流部比较辛苦,我说我就怕不辛苦。其实我觉得还好,我大三的暑假打暑假工比这个辛苦多了。

工作的这几个月,晚上下班时不时还是和j和p以及一些同事一起喝酒,聊人生聊理想。不过时间很快的就到了过年,可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些变化,就是有些同学年后不回公司(默认实习期已经结束),作为实习生组长的我隐约觉得这其实是个隐患,年会w总开了很多克罗地亚的红酒,我们喝的很尽兴,实习生还过来给我敬酒说包工头辛苦了,然后过了几天就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年后回公司,开始了整个事件的高潮(括号里表示我自己的想法)

发生了几件大事,第一个就是物流部老大j退位了,不过不是辞职,而是把权力交给了结算部的h,相比物流部的辛苦,h却是更大的威胁和隐患。怎么说呢,她是一个超级的命令狂,对现场屁都不懂却整天指手画脚,明明站在叉车旁边,却要打电话叫我从办公室出来去仓库指挥叉车,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自己只是个新人,没资格说什么的,而且她也是个很矛盾很纠结的人,自己开会的时候对我们谆谆教导:新人就是有资格犯错,就是要厚脸皮,不懂就要问(这句话我很赞同)可是现实中,你问她个问题,她就开始骂:这点小事也要问我?你应该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反映问题吧?碰了无数次壁我学乖了,问题开始问j哥,他退位后依然管理现场这一块,他手里的资源很多,工人,车队,甚至是港口集团,可等快到了实习期结束的时候,问题开始发生了,而且是一发不可收拾的。

实习期快结束的时候我问p,我能去你那吗?p还是否定了我,理由是他们部门暂时不需要人,我很心灰意冷,刚好就在哪几天,物流部负责海关和商检这一块的l姐找到我,问我想不想跟她,我当时处于低迷期(自己钟爱而且一直在坚持的却被拒绝),听到这些很感动,想着可能确实是自己还不够,所以人家嫌弃。于是在公司会议上,w总问我们想去哪个部门的时候,我说出了让自己非常后悔的话:我想去l姐那。

说到这我想告诉那些准备实习或者刚参加工作的同学们:选择工作一定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什么利诱威逼都不要屈服,不然真的有你后悔的时候。

开完会后我却得知h又插了一手,把我安排去了j那做现场,关于现场这工作我个人感觉是一定要体会,要经历,但是不能总是做,因为现场的工作太消耗时间,虽然可以学到现场经验和动手能力,但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我给w总发微信说我要换部门,文总很关心的问怎么了,我说物流部太乱了,我想去进出口。他说等我回公司了跟你聊聊吧。

这件事很快被j,h和l知道了,3个人的反映都不一样,首先是一直想要我的l,她很支持我的想法,鼓励我坚持。h直接找到p:听说小蒋想去你那个部门,可是他连物流部的苦都吃不了,怎么还能吃的了你那的苦(呵呵哒)。j其实我知道他一心想栽培我,听到我无心在物流部估计也不好受,但是他的做法很极端——陷害我!!!我在这不好意思爆粗口,但是想到这件事我就很气愤,具体什么事相信体会过职场的老鸟都能理解。在刚来的时候我亲口对j说:我这个人,对一个人的信任只有一次,也就是说每个人只能骗我一次。这句话我只对他说过,想不到为了把我压在物流部他打了一张这么下三滥的牌,我无奈,我愤怒,我不知所措,最后还是留下一声叹息,乖乖认命了,但是从此往后我对j的信任一落千丈,他说的话,标点符号我都不会再信了。哪天晚上w总找我谈话,说呆在现场照样可以学进出口的东西,等做了一年半年的,就给你换部门云云,说到一半,j推门而入,笑嘻嘻的递烟给我,我眼皮子都没抬,后来w总叫我接我才接的,而且他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回,他知道自己在自找无趣,后来要我表态,我说:留吧。轻描淡写,但是现在想起来,不知道哪来的胆量,一个新人开始跟w总谈条件,开始跟现场的老大叫板。可能是年少轻狂吧,呵呵

不过男人还是要有气量的,不相信归不相信,工作上我跟j还是挺有默契的,他叫我做事我还是去老老实实做,他之前跟我说公司体制有很大的问题,尤其是提成制度,都没有明文规定,财务心情好了给你发提成,心情不好提都不会提,哪来的成?(也是个小小的伏笔),而关于j,就不得不提另一个挺重量级的师傅——开叉车铲车的c师傅,快50了,属于j管,但是对j的命令基本上无视,两人的关系很僵,j去w总那告状,打小报告,都没用,谁让人家有硬技术呢?同样的c师傅很物流部老大h也非常合不来,办公室唇舌之战经常有,大致的意思就是c师傅不理解天天做办公室的又不懂现场的皮毛却天天指手画脚,还经常叫板,不过c师傅我内心很佩服,我觉得想要在社会立足无非不久是靠手和脑,c师傅就是靠手的人,叉车铲车技术硬的没话说,可以说整个港口都没几个师傅有c师傅这样的硬技术。这样下来关系很明了了,h,j,c,三足鼎立,互相看不顺眼,个个都想拉拢自己的势力,以便于叫板,而我的身份比较尴尬,自从那次换部门风波后,貌似大家都有点看我不顺眼,其实很好理解,能力差点没关系,但是心不在物流部,怎么教都是空的。一开始我也想投靠一个势力,但是后来被h骂了几次之后果断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有问题,日子开始变得异常枯燥,刚好业务开始多了起来,天天要早上8点半一直做到凌晨2点多,明明人手不够w总还不肯招人,行政的说想再去我们学校招人,w总说:同样是招人,我为什么要找毫无经验的大学生呢?(真是讽刺)于是现场就我,j,还有我寝室的室友3个人,我们公司主要的业务就是矿,每天回来一身都是灰,每次开工了我都跟室友说:走,玩泥巴去。然后自己苦笑。

说说h,为什么j,c师傅都看不顺眼,主要是她太不会安排了,有段时间就我和室友值班,业务量又多,天天要加班到凌晨,她却要把所有人拉去现场一起消耗体力,后来勉强排个班,大半夜的又打电话叫我下去,说现场不够人,快来帮忙(真的是,,,不想说了,不够人就去招,拉着所有人一起消耗体力真的是醉了)有一次我一个人在现场干到凌晨4点的时候,公司,仓库都空无一人,我在想,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样的公司有前途吗?我突然想起了p以前说过的那句话:不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但是我不后悔的,经历了这么多,我觉得这样的逆境反而有利于我的成长,但是从长远来说,呆在这,只能是等死,领导都只会开空头支票,自己的一时冲动又酿成现在的局面,说实话,我很累。

停下笔来我不禁回想过去,是我自己刚来的时候太过于张扬,急于表现自己从而导致现在这个局面,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太年轻太容易相信人,不过公司的做法我很能理解,因为物流部现在缺男生,所以不管我做出如何的反抗,他们至始至终都只会从公司的利益出发,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坚持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专业,很多前辈告诉我说少说话多做事,其实这句话放在职场看来,是因为自己太flesh从而说话太没有分量,所以没什么人会听你的,与其努力解释,多学点东西,有人回帖说做物流也可以学很多东西,但实际上我们公司连报关资质都没有,业务也利润基本上都是靠仓储,而且做到今天h已经把车队、司机、几个常见的货代全部交给我做了,很感谢他们对我的栽培,也能理解我无心在物流部效力的无奈,不过就想w总跟我说的:公司的人都很自私的。

是的,他们都自私,谁还会傻乎乎的无私奉献呢?

我不知道以后面对我的会是什么,说不定是更加复杂的圈子,但是我不怕,我怕的是有朝一日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第一天上班时候的那股干劲了。